第二十章 我是她的未婚夫 - 美女总裁的超级保镖

第二十章 我是她的未婚夫

严鸣的话刚刚说完,那边的郝建成脸色便是黑了起来。 只要有着严鸣在场,郝建成便是知道,自己今天恐怕没有办法找回场子来了,一来郝建成没有料到司徒明月身边竟然有别的高手,而来他也没有料到严鸣竟然会插手干预此事。 愤愤的瞪了诸葛健一眼,郝建成便是说道:“小子,有种的你就报上名号来,老子下次看见你不把你弄死就跟你姓!” “呵呵。”听了郝建成的话之后,诸葛健轻笑一声,瞅着郝建成淡淡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大号诸葛健,恭候兄台的指教!” “诸葛?”冷不丁的听了诸葛健这话,郝建成的脸上便是露出一丝惊讶,他原本以为诸葛健只是司徒明月身边的一个小保镖,只是身手好点而已,但没想到诸葛健这名讳里似乎大有来头,一时之间,就连郝建成都有些诧异。 “你姓诸葛?”郝建成古怪的看了眼诸葛健,道:“哪家诸葛?” “卧龙山村,诸葛占星门下。”诸葛健笑了笑,随后瞄了一眼身后的司徒明月,不着痕迹的说道:“以后郝兄台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就行了,我们家明月性子有些腼腆,郝兄台若是太热切的话,我担心我们家明月会吃不消。” 诸葛健这话刚刚说完,那边的郝建成脸色便是瞬间塌了下来,不仅如此,就连司徒明月身边的严鸣都一挑眉,看向诸葛健的目光之中带着些古怪。 司徒明月更是被诸葛健这句话闹了个大红脸,虽然明知道诸葛健这是在为自己挡枪,但是一想到这家伙竟然称呼自己为“我们家”,司徒明月俏脸便是一阵羞红。 司徒明月脸上的红晕,倒是直接被郝建成给误解了,在他看来,司徒明月绝对是默许了诸葛健的话才会脸红的,这就更让郝建成感到愤怒。 “你刚刚说明月是你什么?”郝建成寒着脸上前一步,冷声道。 “哦?郝兄台没有听清楚么?那看来是在下的意思没有表达透彻。”诸葛健不露痕迹的冷笑一声,眯起眼睛,淡淡道:“正式的跟郝兄台介绍一下,鄙人复姓诸葛,是司徒明月的未婚夫,我这样说,郝兄台能明白了吧?” “你!” 听完诸葛健的话之后,郝建成的脸色瞬间扭曲了,他本以为诸葛健只是自说自话,但没想到他的话说完之后,那边的司徒明月却是压根没有反对的意思,这让郝建成的心里简直跟吃了一大碗苍蝇一般恶心。他紧紧地盯着诸葛健的脸,又看了看司徒明月,终究还是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好,好,好!”郝建成一连蹦出来三个好字,脸色早已是由红转青,他像是一条毒蛇一般狠狠地盯了诸葛健一眼,仿佛要将这张脸记在心里一般,随后猛然一挥手,大叫一声“我们走!”,便是带着四个黑衣保镖钻进了车里,扬长而去。 等郝建成走了之后,诸葛健才算是放下心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腿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急回头间,诸葛健便是尖声吼道:“司徒明月,你脑袋上有坑啊!老子这么帮你,你踹老子干啥子?!” “呸!死流氓,臭不要脸的,踹的就是你,踹死你踹死你,让你占我便宜!” 然而,司徒明月却是不依不饶,一连追着诸葛健踹了好几脚,等到诸葛健马上就要忍受不住而发飙的时候,司徒明月才是停了下来,随后道:“你不是说了吗咱们之间的条件作废,你是无条件来帮我们司徒世家的!” “我是说了啊,可是刚刚那种情况你也看到了啊,我要是不那么说的话,那郝建成能这么痛快的就走了?”诸葛健被司徒明月踢得也是来了火气,要不是看在司徒明月是个女孩子的份上,诸葛健这会早就一个大耳瓜子扇的她找不到北了。 “哼,反正你就是占我便宜了!”司徒明月却是不理会诸葛健的解释,轻哼一怔,转过脸去不再理他。 司徒明月那小女人的样子,倒也是让诸葛健一阵抽冷气,但却是拿司徒明月一点办法都没有。 “呵呵,想必您就是诸葛先生了吧,小姐就是这副脾气,还望诸葛先生不要介意!” 就在诸葛健和司徒明月两人闹得欢实的时候,那严鸣突然走上前来,看了看诸葛健,随后恭声说道。 他的话,立刻引起了诸葛健的注意,见是这位玄阶高手,诸葛健也不敢有丝毫造次,他现在仅仅是黄阶中期巅峰实力,距离这严鸣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对方若是想杀他,几乎只要动动手指头就可以了。 “您是严伯吧?小子诸葛健,见过严伯!” 诸葛健抱了抱拳,对严伯说道,诸葛健的彬彬有礼,也算是给严鸣留下了个极好的印象。其实在司徒明月遇到麻烦的时候,严鸣就已然察觉了,最近几个月来,司徒世家的影响力直线下降,丰华市许多曾经蛰伏在司徒世家雄威之下的大小家族都是不安分起来,就连郝家这样的中型家族都开始对司徒世家露出獠牙,这让人无奈的同时也颇为愤慨。 然而,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司徒世家就算再怎么凋敝,也断然不是一般的阿猫阿狗可以招惹的,眼瞅着郝建成仗着自身实力准备对司徒明月不利,那隐藏在暗中的严鸣就准备出手了,然而,严鸣还没出手,就被诸葛健抢到了先机。 好在诸葛健实力较高,一出手就逼退了郝建成,暗处的严伯才是放下心来。 郝建成的实力在黄阶初期巅峰,说起来在这世俗界也算是不错的存在了,然而,诸葛健能够在一招之内让郝建成处于弱势,手段定然无比高明,然而,最令严鸣吃惊的是,他竟然看不透诸葛健的修为! 要知道,在修真界,等级高者是能够轻而易举的看出等级低者的实力等级的,而严鸣之所以看不透诸葛健的修为,原则上就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这诸葛健的实力,远在严鸣之上! 可是严鸣修炼到玄阶初期,几乎用了大半辈子的时间,现在已经是个年近古稀的老人了,但是这诸葛健看上去却刚刚二十冒头的年纪,怎么会有如此高超的修为? 严鸣想不通,但却知道,这诸葛健一定不是池中之物,也怪不得司徒家族的族长会力排众议也要请诸葛家的人出山搭手帮忙了。 想到这,严鸣看待诸葛健的目光便是更加深邃,与此同时,他对诸葛健的态度也是越发恭谨起来。 虽然在辈分和年龄上,严鸣大了诸葛健许多,但是论起实力修为的话,严鸣却是只能够给诸葛健当徒弟,然而,严鸣不知道的是,这个备受推崇的诸葛健的真实实力,其实连玄阶都没有达到。 众所周知,修炼界高成就者一眼能够看出低成就者实力等级这件事,是千古不变的铁律,而诸葛健之所以能够隐瞒自己的真实实力的同时,还能够看透实力远超自己的强者的实力,完全是因为他的血脉问题。 早在诸葛健刚刚接触修炼的时候,诸葛占星就曾经对他说过,他的血液与常人不同。诸葛健的血液天生有着极强的自愈能力,这种能力不仅能够让诸葛健百毒不侵,更是能够远离疾病灾厄,可以说,长这么大,诸葛健基本上就没有生过病。 然而,诸葛健的血脉却不仅仅只有这点作用,随着诸葛健接触修炼之后,诸葛占星偶然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诸葛健的修为!只有在诸葛健运起自身的真气的瞬间,才能大致看到他停留在什么档次,而寻常时候,即便是以诸葛占星的本事,也无法洞穿诸葛健的实力等级所在。这还不算完,诸葛健不仅能够隐瞒自身的实力等级,更是能够跨越等级壁障,直接看透远比自己更强大的高手的实力。 这对诸葛健来说,都算得上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或者说是优势。 毕竟,修炼界卧虎藏龙,凶险万分,倘若能够隐瞒自身的实力等级的话,多多少少能够对对手造成一种心理上的压力。对手看不透你的修为,自然会以为你的实力远在他之上,这样一来,他们自然不敢轻易出手。 眼下,这严鸣就是如此,他看不透诸葛健的修为,自然以为诸葛健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而诸葛健的年龄又如此年轻,种种因素叠加在一起,几乎瞬间就让严鸣觉得,诸葛健这个小子来头不小。 “诸葛先生,大小姐,赶快进去吧,老爷已经等候多时了!”严鸣看了看两人,颔首说道。 “恩,我们知道了,严伯,您去忙吧!”司徒明月懂事的答应一声,随后便是带着诸葛健朝着庄园别墅内部走去。 严伯口中的老爷,一准就是司徒世家的现任族长司徒伦天了。 这司徒伦天年近古稀,膝下一双儿女过世的早,偌大一个家族就靠着他一个人在支撑,好在司徒伦天是个修炼者,并且还是个实力高强的修炼者,这才让司徒世家不至于迅速落寞,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虽然司徒伦天实力强横,但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不断壮大的司徒世家终于显现出弊端,明里暗里的敌人们抓住机会给司徒伦天下了咒术,司徒伦天不但一世修为损失殆尽,整个人更是病入膏肓,眼瞅着就要不行了的时候,这才想起来卧龙山村中还有一位隐士高人,而这位隐士高人,便是诸葛健的老头子,诸葛占星了! 早些年前的时候,诸葛占星云游天下,曾经跟司徒世家的前辈们有过交情,那个时候的诸葛占星承蒙司徒世家前辈的照顾,这才算是欠下司徒世家一个人情,眼下听到司徒世家有难,诸葛占星了解详情之后,便是决定派出诸葛健前往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