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穿帮 - 美女总裁的超级保镖

第六十六章 穿帮

从严鸣那出来之后,诸葛健便是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今天原本是打算给千禧买点衣服的,但是没想到半途碰到个郝建成,还有黄泉门的人,这就让诸葛健大感扫兴,眼下既然已经回到了司徒世家,那么诸葛健也是没心情再去逛街了。 他跟千禧交流一番,得到千禧的欣然应允之后,诸葛健便是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开始准备修炼了。 今天遇到黄阶后期巅峰实力的高手,其实也是蛮凶险的。 黄阶后期巅峰实力的高手,实力果然强横,若不是诸葛健在真气属性上压了那黄泉门高手木森一头的话,现在恐怕诸葛健已经没命回来了。 那木森的真气属性虽然是火属性,在五行相克原理上受到诸葛健的水属性真气压制,但是其实诸葛健并非是一个水属性的修炼者。 这世间的修炼者,真气属性各不相同,但大多都是按照五行来划分的,包括金木水火土这五中,然而,这世间千变万化,在五行之外,还有两种比较稀有的属性,则是雷属性和风属性,这两种属性的修炼者万中无一。 其实在当今社会,修炼者的数量已经很稀少了,想要在这些本就很稀少的修炼者之中找到一两名变异属性的修炼者,更是难上加难。 然而,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更加变态的人,那就是七属性修炼者,也称为全属性修炼者。顾名思义,这种修炼者的真气属性呈现出金木水火土风雷七种属性,这种体制的人,几乎是万中无一的,最起码,在当今社会,还没有听说过这种七属性的修炼者存在。 但是,很不巧,诸葛健的麒麟血脉恰恰就是这种七属性的性质。 所以说,其实诸葛健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属性的修炼者,他只是在跟木森战斗的时候,将自己的真气属性调节到了水属性罢了。 这是诸葛健的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足以让诸葛健在越级对战的时候,在属性上对对手形成一种压制。 目前来讲,这个秘密,也就只有诸葛健的老头子诸葛占星知道,其他人根本就不晓得诸葛健的这个秘密,并且,诸葛老爷子在得知诸葛健乃是十分罕见的七属性体质之后,更是严令他不得在人前显露,要不然,迟早会引来杀身之祸。 虽然诸葛健觉得老头子的话有些言过其实,但是他还是选择了相信老爷子,因为在诸葛健的印象之中,打自己修炼以来,老头子几乎从来没有像是那次警告自己的时候那般严肃。 所以诸葛健知道,自己的七属性体质是一个双刃剑。 想到今天跟木森的战斗,诸葛健也是一阵后怕,黄阶后期巅峰实力的高手,果然在真气浓厚程度和纯净程度上稳压自己一头,要不是自己的属性可以克制那木森,诸葛健现在也是凶多吉少。 虽说有着属性的便利,但是诸葛健明白,今天倘若黄泉门派来的不是一个黄阶后期巅峰实力的高手,而是像严伯那样的玄阶高手,甚至更高层面的高手的话,他绝对死定了。 所以说,属性的便利也是有着使用限制的,诸葛健总不可能仗着自己的属性多变就一直越级对战吧?比他高一两级的对手诸葛健都应付的分外勉强,倘若下一次遇到一个更加高级的修炼者,诸葛健就算是插上翅膀也飞不了。 归根结底,想要变得更强,就要不断的升级,就要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诸葛健盘腿坐下,将自己的洪荒开天诀运转起来,一时之间,诸葛健的身上也是真气纵横,虽然比不上严鸣那样霸道,但也算是不错的了。 “哒哒哒!” 就在诸葛健准备开始修炼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上,愣是将诸葛健强行从修炼预备状态给拉了回来。 “谁?” 诸葛健有些不爽,他最烦的事情就是自己在修炼的时候被打扰了,一旦修炼被打扰,轻则伤筋动骨,实力倒退,重则等级归零,一命呜呼。 “姐夫!” 诸葛健的话刚刚说完,门缝里面便是传来一个轻轻的仿佛大喘气一般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诸葛健的脸上表情也是微微一怔。 整个司徒世家叫自己姐夫的人恐怕就只有那司徒江岚了吧。 这个小妮子来找自己干嘛?难道是被自己的王霸之气所震慑,想要拜倒在哥的牛仔裤之下了? 诸葛健一边意淫着,一边慢腾腾的从床上下来,随后打开了房门。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猝不及防的司徒江岚便是一头撞进了诸葛健的怀里,她胸前那两团肉软直接抵在诸葛健的胸膛上,让诸葛健也是一阵销魂。 “哎哟!” 司徒江岚轻叫一声,似乎是被诸葛健那仿佛钢铁一般的胸膛给撞疼了,但是很快的,司徒江岚便是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小嘴,脸上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 瞧着司徒江岚那防贼一般的表情,诸葛健也是无奈的笑了笑,道:“你是叫江岚吧?找我什么事?” “哎哎,姐夫咱们进去说!进去说!” 听了诸葛健的话,司徒江岚也是一连给诸葛健使眼色,瞧着她那样子,诸葛健也是一脸惊愕。 不会吧?难道真的被自己给猜中了,这小丫头打算逆推自己? 想到待会极有可能会被司徒江岚这样一个小美人推倒,咳咳,放倒,诸葛健便是一阵意动。就在这个时候,司徒江岚则是已经推着诸葛健的身子挤进了他的房间之中。 入目处,诸葛健的房间一片清净,诸葛健是个爱干净的人,屋子里面自然收拾的井井有条,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女孩子的房间,总之,跟诸葛健的形象极不相称。 “嘿嘿,姐夫,看不出来呀,你还是个挺整洁的人!” 司徒江岚嘿嘿笑了一声,随后就在诸葛健的屋子里面溜达起来了,看那样子,竟然没有丝毫的怕生,就好像她才是这个屋子的主人一般。 听着司徒江岚嘴里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诸葛健也是心神荡漾,他不知道司徒江岚找自己来究竟是怎么个意思,难不成待会两个人那啥的时候,司徒江岚嘴巴里面也要叫着自己姐夫吗? 小姨子和姐夫,哎呀,这种事情,真的是太……美妙了。 诸葛健心中振奋,一时之间,甚至连脸蛋上都出现了一丝亢奋的红晕。 “哎,姐夫,这屋子里面就你一个人吧?” 司徒江岚突然目光落在诸葛健屋子里另外一张大床上,吃惊的说道:“这里怎么还有一张床?难道你跟姐姐已经?!可是不对啊!若是你们已经同居的话,为什么要分开睡呢?难道是吵架了?” 听到司徒江岚的话,诸葛健的脸上也是露出一丝黑线,他没想到,自己屋子里面的破绽,瞬间就被司徒江岚给发现了。 那张床,自然是千禧的,诸葛健不忍心千禧一直在自己的意识海之中孤苦伶仃的呆着,所以便是放千禧出来跟自己一起住,不仅如此,为了不让千禧的鬼气泄露而被别人发现,诸葛健更是使用了道家秘法四赤阳阵才将她的鬼气紧固在这个房间之中。 然而,让诸葛健没有料到的是,这司徒江岚一进门就发现了这个不太一样的床。 “啊哈哈。”诸葛健赶紧打了一个哈哈,随后挡在司徒江岚的跟前,道:“这个床不是你姐姐的,这个床也是我在睡!” “哦?你一个人,睡两张床?”司徒江岚纳闷的问道。 “呃,对呀。”诸葛健急中生智,脑子转得飞快,立刻开口说道:“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拉窗帘,我那张床就在阳光下,什么时候太阳晒得我头晕了,我就来这边午休,所以就准备了两张床。” 诸葛健的两张床,一张在阳面,一张在阴面,这个说法倒也算合理。 然而,诸葛健却是有些小瞧了这司徒江岚,她狐疑的看了看诸葛健,突然一猫腰从诸葛健的身下钻了过去,随后扑在那阴面的大床上,便是一阵闻嗅。 见状,诸葛健也是暗道一声坏了! 然而,还没等诸葛健制止司徒江岚,司徒江岚便是突然抬起脑袋,惊呼道:“姐夫你骗人!这床上分明是女人的体香味!并且不是我姐姐的!” 听了司徒江岚的话,诸葛健的脸上便是一阵黑线滑了下来。 “你,你是狗啊!乱闻什么!” 诸葛健一个脑袋两个大,现在他的脑袋里面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把司徒江岚这个家伙赶出去,要是再让她留在这里的话,指不定还会发现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呢。 “哦,我知道了,姐夫原来你是打算金屋藏娇啊!胆子可真是大啊!在司徒世家的宅子里,在我表姐的楼下,你就敢金屋藏娇?!” 司徒江岚的脸色突然变得阴险,她上前一步,逼近了诸葛健,道:“你完了你完了你完了!” “我!” 被司徒江岚盯得一阵不舒服,诸葛健也是只能苦笑一声,看样子,这件事情是没有办法解释清楚了,瞧着司徒江岚的脸上一副我抓到了你的把柄的样子,诸葛健便是一阵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