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黄泉门派 - 美女总裁的超级保镖

第七十九章 黄泉门派

说罢,诸葛健便是给那店老板说了一声,随后晃晃悠悠的朝着世贸中心的大门走去,现在才凌晨三点不到,这种时候,不会家睡大觉,在这里呆着捉鬼啊? 眼瞅着诸葛健越走越远,那店老板也是尖叫一声,紧紧的跟了上去。 却说诸葛健回到家里美美的睡了一觉之后,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了,他听到房间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就是这敲门声惊扰了诸葛健的好梦,诸葛健有点纳闷,这个点是谁在外面敲门的? 带着一丝的疑惑,诸葛健将床上的千禧收进黑莲印记之中,随后便是懒散的喊了一嗓子。 “谁啊?” “是我,诸葛先生!” 听了这声音,诸葛健先是一愣,随后猛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个声音诸葛健熟悉得很,不是司徒世家的武管家严鸣还会是谁? “严伯?” 诸葛健一咕噜从床上穿好衣服站起来,随后赶紧给严鸣打开了房门。 “诸葛先生,已经是周末了,咱们之前说好的事情。。”严鸣见到诸葛健,先是扯动了一下嘴角,随后慢悠悠的说道。 听了严鸣这话,诸葛健也是恍然大悟。 不觉间已经是周末了,早先诸葛健便是已经跟严鸣越好了,周末的时候上山走一趟,去会会那敢于对司徒世家高客出手的黄泉门! “我明白了,严伯,您稍等我一下!” 诸葛健说完,便是赶紧洗漱起来,没多久,他便是穿戴整齐站在了严鸣的跟前。 “咱们走吧,”严鸣看了看诸葛健,随后率先朝着门外走去。 “不用知会一声老爷子吗?”诸葛健看了看墙上的钟摆,此时才是六点,司徒世家的人大部分还没有起床,餐厅里面就没见到李叔和司徒明月司徒江岚三人,在诸葛健看来,司徒老爷子肯定也不会起来的这么早。 然而,听了他的话,严鸣却是淡淡的说道:“老爷子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了,昨晚我就取得了他的同意。” “哦!” 严鸣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诸葛健自然是没有别的问题,他紧随着严鸣走出司徒世家大门,随后两人便是坐着车子朝着东山上开去了。 有严鸣这玄阶高手在场,开车的任务自然落在了诸葛健的身上,两人选择了一辆越野车,东山路途难走,两人自然不可能一路走上去,开一辆越野车,倒也省了不少事,好在司徒世家的车库里面,几乎就像是一个现代化的车展,不管是越野车还是城市suv基本上应有尽有。 两人一路颠簸,直接朝着东山上驶去。 诸葛健自然是不知道那黄泉门的所在的,像是黄泉门这种小型的隐世门派,车内的gps导航之中更是没有目标,所以这一路走来,诸葛健基本上都是在随着严鸣的指引前行,严鸣说在前方左拐,诸葛健就往左打方向盘,严鸣说前面减速,诸葛健就踩下刹车板。 总而言之,这一路上,诸葛健基本上便是成了严鸣的提线木偶,严鸣说往东,诸葛健就不能忘西。 两个人一路走走停停,停停认认,过了好久还是在山上兜圈子,这让诸葛健的心中也是有些烦躁起来,他当然不是生严鸣的气,一方面严鸣是前辈,平日里对诸葛健也是极好的,这次更是无条件帮诸葛健来出气,另外一个方面是这黄泉门好死不死,好地方不呆,非要跑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隐居起来,真是活该被人灭了门都报不了警。 正思量间,严鸣突然背负双手,目光望向远处的一个山坳,淡淡的说道:“就是那里了,黄泉门的所在。” “哈?”诸葛健循着严鸣的目光望去,这一望可不得了,除了一大片野草和坑坑洼洼的沟槽之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严鸣是怎么说服自己指着一大片草甸子说这里就是黄泉门的? 从诸葛健的眼中,严鸣看到了他的疑惑,当下,严鸣,也不生气,只是笑着对诸葛健说道:“这黄泉门虽小,但也算得上是个隐世门派,但凡是隐世门派,所谓的目的就是隐世不出,倘若山门高梁画栋,让别人一眼就瞅出来这儿是你们家山门,那还隐个屁的世啊。” 听了严鸣的话,诸葛健也是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一直以为严鸣是个多么多么严肃的人,但却是没想到,在独处的时候,严鸣这个玄阶高手也是会开玩笑的嘛。 “那个山沟沟里面,就是黄泉门的所在了,别看这外面不起眼的,但是倘若你跟进去的话,就会发现,这里面别有洞天!”严鸣指着远处的一个山沟沟,对诸葛健说道:“但凡是这些隐世门派,都会有入门的屏障隔绝视线,这黄泉门再不济也有两个黄阶后期巅峰实力的高手,这两个高手联手弄出来的屏障,你这个黄阶后期的高手暂时还是看不出来的,这也怨不得你。” “原来是这样啊!” 听了严明的话,诸葛健也是笑了笑,怪不得自己看不出来呢,原来是实力不达标,像是严鸣这样的玄阶高手,任何黄阶高手弄出来的小把戏,在严鸣的面前,充其量只是小把戏而已。 “那么严伯,咱们现在怎么办,直接冲进去吗?”诸葛健看了看远处的山沟沟,警惕的问道。 “当然不,”严鸣摇摇头,目光随着那山沟沟而逐渐变得阴冷起来。 “这里毕竟是黄泉门的地界,这帮人在老窝里面弄了多少机关咱们都不清楚,若是冒冒失失的进去的话,很可能阴沟里面翻船,咱们只要将他们从山沟沟里面吸引出来就行了,到时候,老夫自然有实力将他们斩杀!” 听了严明的话,诸葛健也是微微一怔,是啊,严伯可是玄阶实力的高手,正面抗衡就能够将黄泉门满门抄斩了,根本就没有必要以身犯险,自己这个脑子啊! “可是黄泉门的人在里面,咱们怎么把他们喊上来啊,”诸葛健刚刚解开一个疑惑,又是多了一个疑问,也不知道咋的了,好像自从来到了这东山之后,诸葛健就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够用了。 果不其然,在听了诸葛健的话之后,严鸣便是轻轻笑了起来,他远远地看着山沟沟的方向,却对着诸葛健说道:“诸葛先生,您知道乡下人是怎么抓土夫子的嘛?” 土夫子,在某些地方的乡下,俗称就是黄鼠狼,黄鼠狼这东西好钻地打洞,平常喜欢偷吃农户家里面的禽类,让人防不胜防,最是讨厌。而一般人们若是找到了黄鼠狼的洞穴的话,一般都是要赶尽杀绝的。 黄鼠狼的洞,就跟此时这山沟沟里面的黄泉门似的,听了这话,诸葛健便是在脸上升起一丝猥琐的笑容,淡淡说道:“严伯的意思使用火攻?” “火攻多么不好,现在可是和谐社会呢,这漫山遍野的草甸子,要是点着了,可就麻烦了,”听了诸葛健的话,严鸣却是嘿嘿一乐,随后道:“不过你也答对了一般,咱们可以在黄泉门的门洞口放上湿了的木头,然后点燃,这是木头烟气大,点着之后,咱们把浓烟灌进去,到时候,还怕黄鼠狼不出来?” 听了严鸣的话,诸葛健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坏笑,他此时看着严鸣,嘴巴动了动,就想说严伯别看你平时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真要用到坏心眼的时候,你这老小子的坏心眼比谁都多啊! 两人一拍即合,诸葛健赶紧回头找湿木头去了,然而,跑遍了漫山遍野诸葛健却是只报回来一捆儿干木头,往黄泉门洞口一放,有些无奈的说道:“严伯,这数日来万里晴空,山上真的没有湿木头。” “笨,没有湿木头,不会造湿木头吗?”严鸣瞪了诸葛健一眼,有些想不明白,怎么平日里聪明绝顶的诸葛健来了东山之后竟然变得如此愚钝了? 听了严明的话,诸葛健也是挠了挠头皮,就在这个时候,诸葛健竟然是愕然的发现,严鸣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竟然直接解开裤带将家伙掏了出来。 这还不算,严鸣掏出家伙对准了地上的湿木头,一打眼瞧见诸葛健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二弟,登时红了脸,瞪了眼怒道:“你小子干啥玩意儿呢?还不赶快过来撒泡尿?!” “呃,”诸葛健脸上表情一怔,旋即失笑。 原来,严鸣是打算把木头尿湿啊!这抹上尿的木头要是烧起来,产生的烟气的味道一定足够熏人。 真是想不到,一向严肃的严伯竟然也有这么尿性的时候。 想到这,诸葛健便是一阵想笑,但是他犹豫了一会之后,终究还是没敢笑出声,毕竟严伯今天可是来帮他的忙的啊,他要是嘲笑了严伯,到时候严伯人家一生气,撂挑子不干了可是有诸葛健哭的。 眼瞅着两个人把木头尿的又骚又湿,诸葛健也是忍不住坏笑一声,随后从怀里掏出一打火机,见状,严伯却是斜了诸葛健一眼,道:“你黄阶后期的实力难道还点不燃一摞湿木头吗,这木头都湿了,你用打火机点,什么时候才能点着?” “啊?那咋办?”诸葛健一怔,然而,旁边的严鸣却是看不下去了,他走上前来,抬手击出一掌,顷刻间,诸葛健便是感到一股燥热的热浪从严鸣的手上传来,顷刻间,地上那团湿木头已经熊熊燃烧起来,那黑烟滚滚,看的诸葛健也是目瞪口呆。

下一篇   第八十章 杀!